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莫札特,前往布拉格途中

莫札特,前往布拉格途中

NT$320
NT$240
{{ title.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數量
數量
一次最大商品購買數量限制為 99999
該數量不適用,請填入有效的數量。
售完

商品存貨不足,未能加入購物車

您所填寫的商品數量超過庫存

商品購買上限為 {{ product.max_order_quantity }} 件

現庫存只剩下 {{ quantityOfStock }} 件

若想購買,請聯絡我們。
  • 信用卡(經由綠界)
  • ATM櫃員機(經由綠界)
  • 【雜誌/書籍】新竹物流
  • 【雜誌/書籍】港澳航空印刷品(單本)
  • 【雜誌/書籍】港澳航空印刷品(2-5本)
  • 【雜誌/書籍】港澳航空印刷品(6-10本)
  • 【雜誌/書籍】港澳航空印刷品(30本)
  • 【雜誌/書籍】港澳航空掛號(1本)
  • 【雜誌/書籍】港澳航空掛號(2-5本)
  • 【雜誌/書籍】港澳航空掛號(6-10本)
  • 【雜誌/書籍】港澳航空掛號(30本)
  • 【訂戶】德國寄送(1年期)
  • 【訂戶】德國掛號寄送(1年期)

商品描述

書籍簡介

一段以樂會友的巧妙因緣

揭露出屬於天才音樂家與藝術緊密連結的命運軌跡

 

一顆平凡無奇的橘子

一場神奇不凡的邂逅

窺見  音樂神童創作生涯中  靈光乍現的美妙瞬間

-------------------------------------------------------------------------------------------------------------------

一七八七年秋天,莫札特與妻子啟程前往布拉格,準備發表演出歌劇新作《唐喬凡尼》。途中行經一處伯爵城堡時,獨自散步的莫札特無意間擅自摘取了花園裡的橘子;本來會引起主人不滿的尷尬事件,卻在莫札特的音樂家身分公開後,成為一場巧妙際遇的契機。莫札特夫婦受邀成為賓客,一同參加慶祝伯爵姪女訂婚的家庭派對,他更以風趣的對談和令人驚豔的音樂才華,為喜愛藝術的伯爵一家帶來了一段美妙無比的音樂時光……

德國浪漫派詩人伊都阿.莫瑞克,窮盡莫札特這位偉大作曲家的時代背景、其性格與特質等資料,結合以他優美如詩的文筆與想像力,構築了這趟莫札特的布拉格之旅,靈活呈現了他生命中眾多激起創作靈感的情景細節,帶領讀者穿越時空、一同見證音樂神童筆下經典樂曲的誕生瞬間。

 

【莫札特誕辰260年紀念文集 同時收錄】

莫札特的童年時代

佛蘭西絲卡.謝維墨/著

以二十世紀初的女性作者角度,回顧音樂神童純稚的童年時光與津津樂道的趣聞軼事。

寫於前往莫札特老家途中

阿爾伯特.哈伯德/著

二十世紀初,美國作者透過傳記歷史與音樂偉人神交,在每段旅途中有感而發書寫的札記。

 

作者簡介

伊都阿.莫瑞克(Eduard Mörike

伊都阿.莫瑞克(18041875)生於德國路德維希堡(Ludwigsburg),德國浪漫主義詩人、作家與翻譯家。莫瑞克原於圖賓根大學學習神學,之後擔任神職人員,直到因健康因素而離職。一八五一年起他在斯圖加特的修道院教授德國文學,一八六六年退休之後仍留在斯圖加特,直到過世。

莫瑞克擅長以詩歌描繪自然景色、抒發感情,繼承古希臘詩歌的樸實手法,並有德國抒情詩的真摯情感。除了詩作,莫瑞克也著有數篇小說,作品充滿濃厚的詩意氛圍,對於場景與人物情感的描寫亦兼有細緻寫實。

 

譯者簡介

陳蒼多,師大英語研究所碩士,曾任政大英語系教授,出版創作八種,翻譯作品兩百多種,現專於寫作與翻譯。

 

目錄

莫札特,前往布拉格途中 英譯者序

 

莫札特,前往布拉格途中

伊都阿.莫瑞克/著

 

莫札特的童年時代

佛蘭西絲卡.謝維墨/著

 

寫於前往莫札特老家途中

阿爾伯特.哈伯德/著

 

附錄 聽見.莫札特

 

內容試閱

一七八七年的秋天,莫札特由妻子陪伴,開始了前往布拉格的行程,要到那兒演出《唐喬凡尼》一劇。上路的第三天,也就是九月十四日,接近早晨十一點時,這對夫妻的馬車駛離維也納(Vienna)還不到九十英哩遠。他們興高采烈地坐在馬車上朝西北方前進,已經駛過了曼哈茲堡(Mannhardsberg)和德國的泰雅(Thaya)地方,接近薛雷姆斯(Schrems)。道路從可愛的莫拉維亞山(Moravian)出現。

「馬車由三批驛馬拉著,」T男爵夫人寫信給朋友這樣說,「車廂很是堂皇,是橘色的,原是某一位佛克斯特夫人(Frau von Volkstett)所擁有。佛克斯特夫人是一位將軍的妻子,在過去很長的時間中,似乎都為自己與莫札特家人的關係,以及對他們的殷勤感到很自傲。」這段有關馬車的含糊描述,可以再補充以某一位對十七世紀八十年代的品味相當熟悉的人所提供的細節。這輛橘色馬車的兩個車門都漆著原色花束圖樣,門板鑲以狹窄的金色楞條,但漆本身仍然不像現今維也納工作坊所使用的鏡面油漆那樣光滑,車身也不具豐滿的線條,只見大膽的曲線在越下面的地方越呈現高雅的尖細。此外,高高的車頂遮蔽著硬硬的皮簾,此時暫時拉了起來。

關於車上這兩名旅者的衣服,可以加上一些描述。丈夫所穿的衣服是由妻子康絲坦澤夫人(Constanze Mozart)以節儉的眼光選定,因為她要把新的華服裝在衣箱中,留在以後使用。他在一件相當褪色的藍色刺繡背心外面,穿上了尋常的橘色禮服,一排大鈕扣十分時髦—一層紅金色亮片透過一個星型的網狀物閃閃發亮;再來就是黑色絲短褲、長襪,鞋子上有鑲金鞋扣。過去一小時中,他都沒有穿外套,因為天氣很熱,就一年的那個月份而言算是很不正常。這個男人坐在那兒,沒有戴帽子,只穿襯衫,很滿足地與妻子閒談著。莫札特夫人穿著舒適的淺綠色與白色條紋旅行裝。大綹淡棕色的美麗頭髮稍微鬆弛地盤在頸上和肩上。她一生中不曾在髮上施粉,但她丈夫濃密的頭髮卻往後綁成馬尾,此時比平常更隨意地搽了一點粉。

他們的馬車以悠閒的速度,駛上一個位於那些到處突破廣闊森林的肥沃田野之間的微陡斜坡,此時到達了森林邊緣。

「我不知道,」莫札特說,「我們今天、昨天以及前天已經穿過了多少森林!此時我倒沒有想到這個問題,尤其沒有想到要到裡面走一走。我們就在這兒下車好嗎?親愛的,去摘幾朵在那兒的陰影中長得很漂亮的藍色鐘形花。車夫啊,你可以讓馬兒喘口氣了。」

兩個人站起來時,發生一件小小的意外,令音樂大師遭受一頓責罵。由於他的粗心,一瓶沒有蓋瓶蓋的昂貴香水掉落了,裡面的香水全部灑在他們的衣服和座墊上,但他們竟然沒有發覺。「我本來會發現的,」她悲嘆著說,「好長一段時間氣味都很濃。啊呀!整整一瓶真正的『晨曦露水』全流光了!我曾省著用它,像黃金一樣寶貝著它。」「哎,傻瓜!」丈夫以安慰的口氣回答,「妳難道不知道嗎?這種情況下,妳這種美妙的鼻子安慰劑至少已經提供我們一種好處了。最初我們坐在一個大火爐中,妳再怎麼搧扇子也沒用。但是不久後,整個馬車卻似乎變得十分涼爽,妳還以為是我噴在我的襯衫縐邊上的幾滴香水所造成的。我們感覺到了新生命,我們的談話很愉快、流暢地進行下去,不必像屠夫車子中的羊那樣垂喪著頭,這種好處會一路伴隨著我們。不過現在讓我們動作快一點,把我們兩個維也納人的鼻子探進這些青蔥的田野中!」

他們手臂挽著手臂,越過路邊溝渠,立刻深入樅樹林的幽暗中。幽暗不久就變深,形成完全的黑暗,只在一些地方有陽光生動地照射在天鵝絨似的苔蘚上。那令人精神為之一振的涼爽,突然與外面的熾熱形成對照,要不是妻子有先見之明,對粗心的莫札特可能會很危險。妻子很困難地把準備好的衣服強行塞給他。「天啊!多麼棒啊!」他叫著,抬頭凝視高聳的樹幹,「有人會以為是在教堂裡面呢!我感覺好像不曾進入森林過,現在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景象—整片的樹邊靠邊排列!不曾有人類的手栽植這些樹,它們全是自己生長出來的,出現在這兒,只因一個單純的原因:活著進行生命的要務是很有趣的事。妳知道,我年輕時遍遊半個歐洲,看到阿爾卑斯山與海洋,全是最莊嚴與美麗的創造物。現在,我像個白痴,偶然有機會站在波西米亞邊界上的一座平常的樅樹林中,迷失在驚奇的狂喜中:這樣的情景竟然真正存在,好像不只是una finzione di poeti—詩人的想像—就像妳的少女、農神以及等等的,甚至也不只是一座劇場森林—不!它是根植在土中,藉著濕氣和太陽的熱而能全身挺立。這是鹿的家,牠們的額頭上長著奇妙的分叉鹿角,也是狡猾的松鼠、松雞和樫鳥的家。」他停了下來,摘了一片菌類,讚美它頂端那華麗的鮮紅色,以及底端精緻而蒼白的菌褶,此外,他也收集各種樅果,放進口袋中。


出版日期:2016/09


相關產品